经济分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济分析

中国企业走向中亚市场风险——“一带一路”战略分析(一)
[字号: ] 2017-02-28  西部办 


今天,我国和丝绸之路经济带各沿线国一道共商共建共享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命运利益共同体,我们提倡以经济发展为引领,互利共赢创造丝路新文明新的未来。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特点有四大王牌:产能输出、科技输出、资本输出和中企走出去。中国已成长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二大经济体、第二大资本输出投资国,中亚五国最大经贸伙伴之一,对中亚融资不断增大,中国企业已创历史之高、大量地走向中亚市场。中国企业走出去特点是以国企民营并重,以资源类为重点,风险较过去更复杂,合作方式更呈现出多样化。

一、宏观层面风险

(一)中亚政治风险

政治风险是指因投资所在中亚五国的政局变动以及所采取的政治性措施变化使中国企业所蒙受的损失或实际收入低于预期收入的可能性。政治风险出现往往损失很大,它主要包括所在国政策和法律所产生的风险、战争风险和国有化风险等。对于中国企业“走出去”来说,除了以上所提的一般政治风险外,中亚五国对中国企业在该国投资持有不同的政策和态度,如“中国威胁论”、经济侵略等等,这些对中国企业构成了新的地区投资风险。中亚五国独立系苏联解体产物,独立25年来五国之间在原苏联时期长期积压的各种族际矛盾和水利等资源纠纷不断摩擦,政治、民族、宗教等方面的矛盾逐渐突出。今后几年中,中亚国家相继进入总统大选年,几国总统都面临权利移交,政治变数较大。另外,阿富汗局势动荡不安、欧美俄中土耳其等多国愈演愈烈的政治经济博弈,中亚国家政策多变、多风险、不稳定,“中国威胁论”在中亚地区颇具市场,政策、法律、政局稳定情况和国家间外交关系的变化往往会引起投资环境的变化,给中国企业去中亚投资收益带来不确定性。中亚国家政治风险因不同国情不尽相同,政治的结构性矛盾突出,政治稳定存在很大脆弱性和不确定性。中亚五国社会深层腐败现象都相对严重。中亚五国对华关系总体呈现上层热、中层凉、下层淡。到中亚投资经营合作,可以形象地用金字塔形来比喻在中亚投资的中资企业:塔尖上的是以中石油、中石化为代表的中国大型国有企业,塔底的是众多的小贸易企业和个体商户,而作为支撑的塔中间部分的中型中国企业却为数不多。这个金宇塔的基础不怎么牢固,中间又?又小,塔的坚固性可想而知是欠牢固的。

习主席“一带一路”倡议强调“五通”的第一通是政治通,而五国的具体做法,造成中企“走出去”向中亚国家派遣劳动力面临着很大的法律制度风险。 中亚国家实行严格的签证和居留制度,如乌兹别克斯坦对我所有类别的护照均要求签证,当年曾闹出我国总理访乌国在机场长等签证的政治笑话。哈对国外劳务实行严格限制,外国人在哈取得劳动就业许可和居留许可较困难,这直接影响了一些中国企业正常经营工作,如阿拉木图规模最大的“公主”中餐馆有近200个座位,2016年仅拿到2位厨师劳动就业许可证。哈不仅申办获取引入外国劳动力许可证的程序十分繁琐,而且许可证的数量还有限制。目前,哈国对外国员工申请劳动许可的规定仍旧是阻碍外国投资的主要壁垒之一。土库曼斯坦是五国中最难拿到签证和劳动许可的国家,严格控制向外国人发签证邀请比例,一般中企实际上几乎拿不到签证和劳动许可。乌、塔、吉三国对外国劳动力在该国就业有具体限制规定。现在中国人办签证实际上没有简化视乎比过去更难。中企人员难以“走出去”,投资岂不是撂倒了戈壁滩?然而中亚毕竟不是铁板一块,塔吉克斯坦201661率先使用电子签证,为其他中亚4国做了表率,一人签证费赴塔国50美元比原苏联的格鲁吉亚签证费20美元高出30美元,但远低于其他中亚4国灰色签证费用。

(二)中亚经济风险

中亚五国能源和矿产资源丰富,属于典型的资源型产业结构,产业结构比较单一,以油气、矿产的开采和加工为支柱产业,不仅容易受大宗商品价格周期的影响,而且存在可持续发展问题,过度依赖油气矿产的开采加工,基础设施不完善产业结构不合理,迄今没有彻底摆脱苏联时期“重重工业、轻轻工业”的经济模式,这一切亟需经济结构调整。中亚各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中亚国家除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经济增长较快外,其它国家的经济基础薄弱,起点低,加之受自然资源禀赋的影响,各国经济间的差距在加大。据我们多年考察发现:中亚五国市场经济转型艰难不容乐观,它们都害怕成为中国经济附庸,例如哈、乌、吉、土机电市场很少进口中国中高挡机电产品,严重依赖进口欧美韩日机电产品。土库曼斯坦2014年起严格控制进口中国产工程机械。哈萨克斯坦是中亚地区风险相对小的国家,这主要得益于哈萨克斯坦较大的经济规模、与中国良好的经贸关系等因素。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经济发展水平较快,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因此投资机遇相对较少。截止到目前,中亚国家还没有建成良好的水电输送网络,导致峰电匮乏的国家如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冬季常面临缺水、缺电等问题。交通运输方式存在布局不平衡、建设不完善问题,比如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尚无高速公路。通讯设施覆盖率较低、港口运转能力有限、航空业不足等等是中亚国家基础设施存在的问题,严重制约了国内经济的发展。另外,中亚市场严重存在官商勾结“影子经济”的腐败问题,造成贫富差距拉大。中亚大部分国家的工业化水平比较低,科技发展水平一般,机械设备的加工制造、纺织、日常用品制造等产业不发达。为此,各国政府致力于调整经济发展战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实现产业多元化。2013年,中亚五国的GDP增长率均在6%以上,人均GDP普遍较低的吉尔吉斯斯坦财政赤字有时高出国际警戒线,经济实力令人担忧。

(三)中亚金融风险

受原苏联金融业薄弱影响,中亚五国金融发展一直裹足慢进。这几年受美欧制裁俄罗斯和油气能源大幅跌价影响,中亚五国货币都不同程度贬值,其中哈国尤为严重,例如2015年哈国两次贬值具有代表性,由1$:188坚戈到1$:340坚戈(刚新发行2万面值坚戈),这直接影响我国商品出口贸易。今后我国金融机构应该在中亚推进采用人民币本币结算,这样可以大大减少汇率的折算风险。

(四)中亚社会人文文化风险

中亚五国各民族之间人文特点差异明显,尤其是各国民族深层问题存在已久。哈萨克斯坦主体民族哈萨克族内部一直存在三大玉兹之争,乌兹别克斯坦乌兹别克族分塔什干和撒马尔罕两大派之争,吉尔吉斯斯坦吉尔吉斯族北部人和南部奥什人之争,塔吉克斯坦中平原和帕米尔高原塔吉克人之争,土库曼斯坦三大部落之争等。不了解这些国家各个主体民族内部深层矛盾冲突,中国企业在中亚投资经营则容易陷入意想不到的陷阱难以自拔。在商品文化意识上,中亚五国还没有走出30多年前中国出口部分假冒商品的阴影。尽管中国机电产品物美价廉,但中亚各国好多人不愿购买写中英文“中国制造”机电产品。在文化风险方面,充分了解和尊重当地文化,因地制宜,文化差异是中企已经“走出去”的管理者经常受到抱怨的一点。文化差异风险导致我国企业及其管理人员与中亚五国当地政府、社区、员工由于中外文化上的不同而带来了相对损失。随着推进“一带一路”进程的加快,中国企业跨文化的经济活动日益频繁,大量中国企业走出去形成一个公司内部的跨文化经营管理活动大量增加。由于中国中亚文化不同, 有语言文字上的区别,在待人接物、处理事情上更是深深烙有各具特色的民族传统文化,文化的差异往往在不经意间即招致纠纷和损失,导致在中亚投资经营管理中产生了许多误会和不必要的摩擦,影响公司工作的有效运行。对外投资虽然主要表现为资本在国际间的流动,但同时也必然伴随着不同的文化的交流、融合和碰撞。由于我们双方文化背景不同导致中亚投资活动受挫的事例屡见不鲜。随着在中亚投资经营区位的多元化和员工国籍的多元化,这种风险的存在也可能会影响中国企业投资的管理效率、协调发展和经营战略的实施。文化冲突会影响企业经营管理者与当地员工之间的和谐关系,产生非理性反应。文化冲突还会导致企业市场机会的损失和组织机构的低效率。跨文化培训是跨国中企“走出去”,在全球化背景下开展业务活动中规避文化风险的有效工具。为了加强员工对不同文化传统的反应与适应能力,促进不同背景的员工之间的沟通与理解,必须进行跨文化培训。通过跨文化培训不仅可以规避中企走出去文化风险,而且可以提高决策效率、促进信息沟通、增强企业的凝聚力。

(五)中亚法律风险

中亚五国法律至今尚不健全,而且对方常常有法不依,中亚市场长期存在严重的中亚特色潜规则。例如一家中国新疆企业在中亚某国合资办厂,合资方“杀鸡取蛋”关闭工厂,又勾结执法人员黑白颠倒宣判中方违约没收财产,中方人员被迫净身出户回国。中国企业投资中亚的项目中大多都涉及基础设施和能源领域,而从事这一类领域的业务往往涉及与所在国政府或者代表政府的国有公司谈判并签署长期合同。由于中亚政府通常既是交易的参与者,又是交易规则的制定者,使作为另一方的中国企业处于不利的地位。同时,由于这一类项目通常运营期较长且可能是关系到所在国计民生的项目,中国企业如何妥善处理与当地社区的关系也就显得尤为重要。某些中国企业参加投标时惯用中国式投法,即只在意孤注一掷地将项目拿下,对所在国的法律环境、所投资的行业监管体系研究不够,未能对项目可行性和盈利性进行充分的分析调查。随着中亚五国法制的日益完善,以及世界银行等机构对当地许多项目的资金支持及法律监控,中国企业需要采用严格标准,不应再认为仅凭总统家族或者政府间关系便可以打通一切渠道。过去多年中中国企业“走出去”到中亚投资和建设项目,常常忽略当地法律法规,把权利“全权委托”交付所在国总统家族或某位领导的公司运作,对实际上是在与多个合同合作方进行博弈视而不见,结果是成功效率很低。今后中国企业在中亚投资经营务必注意首先要遵纪守法,认真仔细筛选合作伙伴,在项目执行中和对方密切合作逐渐形成利益共同体,同时需要统筹协调好与当地方方面面合作方的关系。中国企业投资人需要具备“项目管理”的技能,同时管理、平衡多方的利益。如果管理不善,导致其中合同群中的任何一个合同出现问题,其法律风险都有可能传导至其他合同。

(六)中亚自然灾害风险

中亚地区自然灾害有20余种:暴雨:山洪暴发、河水泛滥、城市积水; 雨涝:内涝、渍水; 干旱,洪水灾害,地震灾害等等。在中亚地区投资经营合作的中国企业应了解所在地自然灾害情况,充分做好防御工作,以便将各种自然灾害风险降低到最小限度。由于存在上述自然灾害风险,中国企业“走出去”应注意合理规避自然风险。

二、微观层面风险

(一)合同风险

市场经济两个根本特点是契约合同和完善服务。由于中国和中亚五国原同属指令性计划经济,对执行契约合同和完善服务都不够重视。随着我国30多年改革开放,中国企业履约效率相比之下明显高于对方,对方签约后常不遵守和执行合同。一旦双方出现合同纠纷,当地执法机关一般会庇护纵容当地企业,最终导致中方为受害方。多年前中方在哈阿拉木图市的中国“亚联”市场开张效益好,哈方强力机关和黑势力便经常明敲暗抢中国老板,到头来给中方负责人护照盖黑章驱出哈国,以致于他长期无法入境。这种执行合同过程中出现的风险在中亚屡见不鲜,今后还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存在。

(二)中亚经营风险

经营风险是企业在中亚投资活动中,由于企业自身的经营问题而导致的风险,包括8个方面:内部财务风险、价格风险、销售风险、技术风险、信用风险、决策风险、环保风险和品牌与信誉风险。经营风险主要是企业管理者由于内部经营管理不善造成的。中企在中亚五国投资经营中,由于企业管理者欠缺国外经营一些方面的经验,经常遇到经营风险的这8个方面问题,受其困扰和影响。中企到中亚投资合作在经营风险方面常常出现问题,尤其是在内部财务风险、销售风险、技术风险、决策风险、环保风险五个方面险象环生,而这些方面的经营风险又造成我国企业在中亚五国投资经营事倍功半甚至导致企业危机。我们在中亚五国调研中经深深感到:美欧人投些资是大爷,我们中国人投大资却当不了干爸,反而到处招来横眉冷对。面对中国企业投资中亚不容乐观的经验教训,今后企业在“”走出去”之前,要提高企业经营水平,消除经营风险。

(三)中亚管理风险

目前,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两国系“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国(塔吉克斯坦近期或许加入),其他中亚国受欧亚经济联盟对中国一直或多或少存在贸易壁垒保护作用影响,也不同程度存在着贸易保护主义。中企“走出去”人生地不熟,加上法律薄弱环保意识差等短板,经常会受到对方权利部门不平等“管理”,造成人为的经营风险。例如中企、个体发货到中亚各国销售,常遭到当地有关部门层层扒皮,使中国出资方蒙受巨大损失。中企在中亚投资经营管理方面存在很多问题。中企“走出去”的确存在本地化的问题。随着企业不断走向中亚地区,对我们管理的要求就要向国际化和本地化的方向发展。很多中企在中亚五国投资项目的管理和控制,基本上都还是中国人在管理控制。所以在这个情况之下怎么适应当地市场管理要求,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另外是管理思维的国际化和本地化,注重当地的文化和商业氛围,这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中企缺乏跨国经营人才,易感情用事一窝蜂形成中方内部恶性竞争。例如2014年底乌兹别克斯坦某国家企业低门槛招标筑路机械设备,竟有10多家中企参加,大家违背国际市场价格规律相互砍价报价,个别中企还要请乌政府官员来国内“观光”考察。

(四)中亚技术风险

技术风险是指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生产方式的改变而产生的威胁人们生产与生活的风险(如核辐射、空气污染和噪音等),其主要类型是技术不足风险、技术开发风险、技术保护风险、技术使用风险、技术取得和转让风险。中企去中亚投资项目合作,应当做到:重视技术方案的咨询论证,就技术方案的可行性进行研究,对项目方案的风险水平与收益水平进行比较,对方案实施后的可能结果进行预测;应改善内部组织,建立有利于技术创新的生产过程组织;通过选择合适的技术创新项目组合,进行组合开发创新,降低整体风;建立健全技术开发的风险预警系统,及时发现技术开发和生产过程中的险隐患;建立健全有关技术治理的内部控制制度,不断加强对技术资产的监督治理,这些年来随着我国企业在中亚投资科技成分不断提高,在技术风险方面也面临更多挑战和难题。

(五)中亚职业、操作、交通风险

中企“走出去”到中亚投资经营合作中,要在职业、操作、交通风险方面不断提高操作水平,加强自我保护意识,最大限度降低意外事故发生可能性。中亚五国受原苏联影响,在职业、操作、交通风险方面管理一直较严格,我国企业在生产各个环节里要严格遵守相关安全生产法规,将这三方面风险降到最低限度。

(六)提高通用语言-俄语翻译水平

中亚五国已独立25年,由于历史原因受俄罗斯影响很大。虽然中亚五国对俄语作用定位不一,五国都强调本国语言重要性,而且有人开始使用当地语言、英语、中文或其他语言,但在今后相当长时期内外、俄语依然会是中亚五国同其他国家合他们内部之间使用的重要交际语言。中企走出去到中亚投资项目合作中,主要讲俄语一般不用所在国语言和中文。时常由于中方俄语翻译低水平,造成双方矛盾积小成大阻碍合作。例如新疆某机电考察组到哈萨克斯坦对口单位洽谈,因中方哈萨克翻译和对方哈萨克无法用哈语沟通机电科技专业术语(哈国借用俄语外来词,新疆哈族用汉语等外来词),导致洽谈未果。这种因翻译水平低造成洽谈失败的事例时有发生。(信息来源:“一带一路”门户网作者:陆兵)

 




    返回    打印     关闭

相关内容

一季度枣庄经济运行平稳GDP实现538.78亿元 [2017-05-27]
凝心聚力,圈层一体化加快显现——2016年“一圈”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3230亿元,比2012年增长了近30% [2017-05-27]
2017年1-4月全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解读——1-4月全省工业继续保持平稳运行新旧动能接续转换 [2017-05-23]
1-4月山东经济继续保持总体平稳稳中向好态势 [2017-05-23]
4月多项经济指标增速回调 煤炭固投下降去产能加快 [2017-05-23]
4月经济温和放缓 结构调整势头良好 [2017-05-23]
4月份国民经济继续保持稳中向好态势 [2017-05-23]
2017年第一季度光伏发电建设和运行信息简况 [2017-05-23]
Copyright © 2010 Linyi Development & Reform Commiss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临沂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2010 鲁ICP备09051230号 技术支持:拓普网络
地址:临沂市北城新区三合街天元商务大厦 邮编:276000 电子邮箱:lyfgxx#163.com(发邮件将#改为@) 电话:0539-8727800